微信公众号:雪天说紫微 shuoziwei

十八紫微网

十八紫微网>经典资料>紫微格局>正文
宁雪天的原创文章


重新诠释古人格局

来源:转载 作者:王亭之 标签 : 格局,王亭之

简要:可是斗数的星系组合却有局限性,以十四颗正曜的组合而言,只有一百四十四个程序,可是加上辅佐煞化诸曜,却能有一千七百余万个程序。一就是太简。一就是太繁,因此订定格同非常之不易。

重新诠释古人格局
由本篇起,王亭之准备一谈斗数的「格局」,因为这是一个学习斗数的大问题。
论「格局」,斗数其实不如用「四柱」来推算禄命的「子平」。「子平」用五行生克制化来推断,灵活性大,而且可以凭八字看出整个命造的气机;凡气机流畅者,其人一生多顺和,凡气机壅滞者,其人境遇则多波折。倘如四性能成格局,非富则贵。
可是斗数的星系组合却有局限性,以十四颗正曜的组合而言,只有一百四十四个程序,可是加上辅佐煞化诸曜,却能有一千七百余万个程序。一就是太简。一就是太繁,因此订定格同非常之不易。
但是《紫微斗数全书》却仍然厘订了一批「格局」出来,这应该是明代人的编订。例如「贪武同行」、「文星拱命」之类。这种种格局,在明代社会当然有一定的意义。可是古人论命只
重歌诀,每一命局附带一首歌,解释得非常之简略,现代学习斗数的人倘如囫囵吞枣,依歌诀直说,一定撞板。尤其是自己起盘替自己算命的人,更容易弄错,或者不着边际,根本推不出自己的命运。王亭之困此根据现代社会背景,将各种「格局」加以诠释。
「贫武同行」宜见禄
「贪武同行格」——即贪狼武曲二星在星盘的丑宫或未宫,而这个宫位恰是命宫。
古歌云:「武贪入庙贵堪言,必主为官掌大权,文泎监司身显达,武臣勇猛镇边疆。」盖武曲为财星,又为武职,见贪狼同度主富,又能增加武曲的声势。所以定为美格。
可是「贪武同行」命格的人,在现代社会却多数不做官。王亭之见过一位朋友。是外科医生,他即是属于这种命格。外科医生名气大,所从事的行业要舞刀弄叉,基本性质自然跟那古人所说的相同。可是王亭之又另外见过一个命造,其人为理科教师,理科实验要搬弄仪器,所以王亭之亦认为命格的性质亦相合。——由此可见对古人的歌诀不宜拘泥,只宜领会其精神可矣。
这种格局的人。命宫最宜见禄。戊年生人贪狼化禄;辛年主人,见酉宫的禄存会合,所以都能成富格。
又最喜贪痕会见火星或铃星,而以火铃在对宫(迁移宫)时为上格(见图58)。如果火铃与武曲贪狼同宫,丑宫的命比未宫为好(见图59),因为丑宫对武曲较为有利。火铃又不能与擎羊同坐,否则两颗煞星会自己抵消了自己的力量。
「文星拱命」主聪明
「文星拱命格」——即文星坐命宫或身宫,而命宫或身宫在亥、子、丑三宫。古歌云:「文星拱命向南离,凶煞应无会遇时,翰墨纵横人敬重,手攀丹桂上云梯。」
古人以文昌属金.所以命宫坐亥、子、丑北方的人,得文昌入命,即能金水相生,大利科名。——所谓「向南离」者,即是「坐北方」的意思,坐北自然向南。同样理由,古人亦认为文昌对火年(寅、午、戌年)中人不利。
倘若北方命宫生人,而凶煞又全不会照命宫,能满足这两个条件,则其人文字精通,而且考试大利。
但假如文昌化忌,每考必定名落孙山,倘如见火铃羊陀空劫及天刑等恶曜,仅属「其人能巧艺,为本事高人」而已。工匠跟文士的地位,在古代社会自属不可同日而语。
对于文昌利考试的性质,王亭之已经论述过,认为只有一个「阳梁昌禄」格(见图60)。亦即古人所说的「太阳荫禄集,传胪第一名」,才是最利考试的格局,同时往往带点幸运成份。
至于文昌守命不见煞的格局,虽然主其人聪明学业有成,博文强记,但在不凭考试取功名的今日,不一定能够有事业发达。
「左右同宫」忌冲破
「左右同宫格」——即左辅右弼两颗辅曜同坐于命宫。古歌云:「命宫辅弼有根源,天地清明万象鲜,德业巍然人仰敬,名宣金殿玉阶前。」
这种说法,是据元代人「左辅右弼,终身福厚」;「左右同宫,披罗衣紫」等说法而来,因为古人认为左辅右弼是皇帝的辅陵。因此自然应该名宣金殿上,身列玉阶前了。
但凡四月生人,左辅右弼一定同居于未宫;十月生人,左辅右弼一定同居于丑宫(见图61),那岂不是做大官的人,多属四月和十月出生?而这两个月出生的人,又岂不是很占尽了便宜。
其实不是,左辅右弼虽然忠厚,而且精通文墨,但依辅佐的性质来说,却不过是「秘书命」而已。因为在一个机构之中,总经理有如帝座。辅弼的性质只是机要助手。
古人说「左右同宫格」,怕火星及化忌星在三方冲破。称之为破格。那是因为古代社会根本没有那么多「秘座」。今人则不同,一样可以做企业的助佐人员。可是最要紧的还是要看正曜。
如果同宫中的正曜是廉贞,加擎羊,又见化忌。其人甚至可能是黑社会的「白纸扇」(见图62)
「三奇加会」最难纯美
「三奇加会格」——即化禄、化权、化科二曜会合命宫(见图63)。古歌云:「三奇拱向紫微宫,最喜人生命里逢,命理阴阳真宰相,功名富贵不雷同。」
化禄一般主官禄,化权一般主权抦,化科一般主声望,所以命宫自然喜欢这三颗星曜会合。但以不见火铃羊陀四煞,或不见地空地劫;不见天刑化忌始为美格。倘如见三化会合,又见煞忌,那么就要仔细研究化曜的性质,然后才可以推断其人命造的优点与缺点。
故在斗数中,性质最复杂的恐怕便无过于此格局矣。
这个格局,以化禄在命宫,会合三方化权化科为最佳的结构。不喜化禄化权同时集中于一宫,因为化曜太集中,其它的宫垣力量便单薄,容易失去平衡。
化权守命,一般性质是主能执掌权柄,但若逢煞曜,反主有职无权;化科守命,一般性质是主名誉昭彰,但若逢煞曜,反主其人纯盗虚声。
所以「三奇格」并不容易纯美。
古代重仕宦,轻农商,所以「三奇格」都因能出仕而荣华富贵,现代社会则「三奇格」亦可为财团首脑,不一定做官者也。
「府相朝垣」重天相
「府相朝垣」格——即天府、天相二星。会照命宫。加命宫居午,天府居戌,天相居寅。即是「府相朝垣」的一个结构(见图64)。古歌云:「命宫府相得俱逢,无煞身当侍圣君,富贵双全人景仰,巍巍显业满乾坤。」
天府为南斗主星,古人称为「司命上相」「镇国之星」。专司执掌财库;天相为印星,古人称为「司爵之星」。所以天府与天相便成为一对「爵禄之神」。——斗数中有些星曜常要一对对
地联合来看,称为「对星」,府相即是其中较重要的一对。所谓「逢府看相」。就是这个意思。
由于天相落陷于卯酉二宫,所以连带与卯宫会合,坐于亥宫的天府;与酉宫会合,坐于巳宫的天府,性质都变成有点欠力。
天府于十二宫中原不落陷,但「府相朝垣」时的天府却不喜坐于巳亥两宫。即是这个缘故。
「府相朝垣」的最佳结构是天相居子,天府在申;天相居午。天府居寅;天相居申,天府居辰,天府居戌,天相居寅。
天府以不独坐者尤为美格,主其人公正,否财易流为奸狡。不过所谓奸狡,其实亦今时今日商贾之命而已。
「文桂文华」要看正曜
「文桂文华格」——即安命于丑宫或未宫,而命宫中见文曲文昌二星同守(见图65)。古歌云:「册书一道自天来,唤起人间径济才,命里荣华真可羡。等闲平步上蓬莱。」
在科举时代,读书博取功名是最佳的出路。所以古人以斗数论命便亦最喜文昌文曲,除了前述的「文星拱命格」之外,还有这个「文桂文华格」。以后还将讨论到「文梁振纪」、「禄文暗拱」等格,由是可知古人对文星重视的程度。在目前的社会背景下,则需重新加以讨论。
文昌文曲同坐命宫,其人必然风流儒雅,有独特的格调,而且聪明俊秀。这是它的优点。
可是昌曲二星究竟不是正曜,力量薄弱,在以考试为最大竞争的时代则当可以应付,在今日社会,除了考试还有许多争权夺利的事,所以还必须有其它有力的正曜相扶,然后始可以适应目前的时代。
古人不重女命,所以这个格局亦与女命无关。女命若见昌曲二曜同坐。婚后反容易有感情上的挫折,若见天府武曲同照命垣,便容易为有家室的人士追求,造成痛苦的感情困扰。所以「文桂文华」在今日并不如古代那么好。
「七杀朝斗」主权力
「七杀朝斗格」——即七杀守命于寅宫,对宫为紫微天府同垣,或七杀守命于申宫。对宫为紫微天府同垣(见图66)。亦有人将前者别称为「七杀仰斗」,与后者「七杀朝斗」有所区分,其实基本性质差别不大。古歌云:「格名朝斗贵艇疑,入庙须教寿福齐,烈烈轰轰身显耀,平生安隐好根基。」
七杀最喜见紫微,古人认为可以化为权力,其力量较「化权」一曜不相多让。所以当七杀与紫微遥遥相对时。七杀既可化为权力,同时又不似「紫杀同宫」时那样受到紫微的掣肘。因此更能表现出掉臂独行的卓异性烙。
七杀与紫微相对,紫徽必与天府同宫。紫微主贵,天府主富。加上七杀的权力,结合起来因而成就为格局。古人说:「朝斗仰斗,爵禄荣昌」,即是因此而言。
坊本以七杀坐子午二宫,甚至世具他旺宫,与紫微或天府一曜相对,亦为「朝斗仰斗」,其实不是,困除寅申二宫的七杀之外,其余宫垣都不合富贵权力的性质。
古人不喜女命见七杀,认为婚姻不利。现代社会女人亦有事业,可以主外,因此「朝斗仰斗」亦未尝不是女命的美格。
「紫府同宫」并非甚美
「紫府同宫格」——即安命于寅或申宫,宫中有紫微及天府同守(见图67)。古歌云:「同宫紫府贵生人,天地清明万象新,喜遇寅申同得地,声名磊落动乾坤。」
王亭之认为这个格同非常之值得讨论。紫微为北斗主星,而且紫微主贵,天府主富,看起来应该是完美无瑕的结构,两颗主星自成美格。
谁知问题却偏偏出在两颗主星同宫这一点。用「一山不能容二虎」来形容。似乎过份一点,但紫微与天府的性质矛盾,却可以影响到整个人生的际遇。
紫微擅长于创造,可是天府却倾向于保守。紫微可以发展新事业,天府却仅利于守成,这便已经是性格矛盾。再加上紫微的领导力倾向于威信,而天府则仅是和稀泥式的调和,因此在领导才能上亦彼此性质干扰,既不能树立威信,又不能调和下属。
古人将这格局看得太高,由于当时是官僚政治,有点名望地位,对政事一味敷衍便不失为循吏。今日的社会要讲究实际手腕与创造才能,因此「紫府同宫」的格局,仅可以担任一个部门的小主管,唯唯诺诺而已。
「廉贞文武」欠开创力
「廉贞文武格」——即廉贞入庙守命(即命宫在寅、申宫),遇文昌文曲拱照(见图68)。古歌云:「命中文武喜朝垣,入庙平生福气全,纯粹文能高折桂,战征武定镇三边。」
廉贞是一颗极难推算的星曜,可以极好,也可以极坏,变化多端。所以碰到廉贞独守命官的人,推断时要非常之小心。
古人但重文士,不重士人以外的行业,甚至连武将都不看在眼内,而廉贞因为带有「武边」的性质。所以古人论廉贞的命,一般评价不高。可是廉贞一旦碰到「文星」,古人的看法就立即不同,认为是文武兼资之才了。这个看法,用现代社会的眼光来看,其实亦有点偏颇,因为经商及设厂的人,在现代社会未尝没有很高的地位也。
廉贞在寅或申宫守命,财帛宫必为紫微天相;事业宫必为天府武曲,倘再会照文昌文曲,可谓众吉会集,而且文武星曜齐全,基本上可以说是一个良好的配搭。
但企业家却一定不会是选样的命造,因为廉贞一曜稍赚华而不实。欠缺脚踏实地、开创局面的能力。因此「廉贞文武格」仅能看成是一个企业助理或校长之类的命造。
「左右守垣」属于伪格
「左右守垣格」即左辅右弼同宫,更与斗数中科名之星,如文昌、文曲、化科等星曜相会。古歌云:「格逢辅弼命中临,加会科星福更深。事业昂昂追魏郑,官居台阁万人钦。」
这个格局,在现代社会可认为无理,它的根据只是古人口诀中的「左右同宫,披罗衣罗紫」。其实在左辅右弼的排列,单纯根据出生的月份,如四月生人,必左右同宫于未垣;十月生人,必左右同宫于丑垣(见图69),若这个格局能够成立,岂不是凡四月或十月生人,便特别多「披罗衣紫」、「官居台阁」的好命?
左辅右弼在斗数中只属辅佐之曜,有如筵席上的「两热荤」,它的作用并不能代替主菜的鱼翅,因此绝对不能够单独成格。
由于是辅佐的性质,所以二星的力量,以分夹紫微与太阳于庙旺的宫位时为最强,二星同宫的力量反而有所不及,如果左右同宫守垣已能「事业昂昂追魏郑」,那么「左右扶帝」的格局,岂不是真的非做皇帝不可?
古人所定的格局。参差丛杂,甚至有望文生义者,「左右守垣格」即是其中之一,最宜删去,以免鱼目混珠。
「天乙拱命」又一伪格
「天乙拱命格」|天乙即是「贵人」。斗数不似「子平」算命分「昼贵」及「夜贵」。所以天魁天钺两曜亦同时称为「天乙」。本格即是命宫见天魁天钺二星会合(见图70)。古歌云:「天贵相随命里来,定应名占少年魁。文章盖陛世班马,异日常为宰相才。」
斗数中有所谓「伪格」。出于穿凿附会,本格亦即其中之一,跟前面所谈的「左右守垣格」同样无理。
斗数中的天魁天钺二星,均依年干排列,即甲戊庚三年,分居丑未,乙己二年,分居子申;丙丁二年,分居亥酉;壬癸二年,分居卯巳,辛年则分居寅午。
其相对关系为「相对」(丑未二宫):「相会」(子申及寅午等二宫);「相夹」(亥酉及卯巳等二宫)。即使以出现最少的「相对」而言,则凡甲年戊年庚年生人,合格的机会亦已非常之大。是亦可谓无理之处。
况且,天魁天钺并非正曜,不能成格,现在还认为此种命格的人,少年可以考试夺魁,老年可以做宰相,而且居然还「文章盖世」,那就未免更加欺人。此盖江湖术士用以阿谀谄媚。以便讨好主顾的伪格也。
「文星暗拱」聪明俊秀
「文星暗拱格」——即文昌文曲二星夹命宫(见图71)。古歌云:「文昌夹命煞无侵。得此多为芹泮人,借得风霜相展处,少年龙跃出天津。」
古代的社会重文士,而考试又是文人的唯一出路,所以明清两代的斗数家便特别注重文星。
在元代的斗数书籍中,出现了「禄文拱命」的格局,即是禄存守命,与文昌文曲三合,认为这种格局可由考试而得食禄,已属望文生义,发展到「文星暗拱」,固然是让湖术士的每况愈下,亦可以看到功名利禄的社会文化背景。
文昌文曲的真正意义只是风流儒雅,为人有秀气,气质有吸引力,女人则可解释为魅力,亦主为人聪明。术士却将这种性质,望文生义解释为「得此多为芹泮人」。认为容易高中,实嫌牵强附会。但聪明俊秀的人,考试比较容易中式,所以这个格局亦可属伪格中较有理路的一种,不致如「天乙拱命」、「左右守垣」之完全望文生义。
文昌文曲以同宫的力量最大;相对时次之,会合时又次之,相夹则力量较弱,今却以「相夹」称为「暗拱」,便有勉强凑合之嫌,所以以这格局推命,应该小心运用。
「贵星夹命」的结构
「贵星夹命格」——关于这个格局的结构,有各种不同的解释,下文将详细谈及,现在先看关于此格的一首古诀:「命里无凶天贵夹,吉星得遇好生涯,若非翰墨文章士,也是丰衣足食家。」
古歌将这个格局说得比较平实,并无轻易许可。但格局结构却有三种不同的说法。
第一种认为是「天魁天钺夹命」。
第二种认为是「日月及左右夹命」。
第三种认为是「紫府、日月及左右夹命」。
王亭之的意见是,第一种太容易,几丙丁年生人,魁钺夹戌宫,出现的机会十分之大。
第二种相当难。得日月夹命,又要左辅右弼夹命,出现的机会十分之大,但反而合理。因为总不能通街都是「翰墨文章士」、「丰衣足食家」也。
第三种简直不可能,得紫微与天府夹命,则必不能得太阳太阴夹命。
这种说法,一定有以讹传讹的成份。
但照王亭之的师傅,本格应该是天魁天钺夹命,命宫见恩光天贵(见图72),主考试中式出仕,各位不妨参考。
「禄合鸳鸯」主身富
「禄合鸳鸯格」——禄年守命,有化禄居于会合宫垣;或化禄守命,有禄存居于会合宫垣、无四煞刑忌冲破,则称为合格(见图73)。古歌云:「禄合鸳鸯福气高,欺人文武必英豪,堆金积玉身荣贵,爵位高迁衣紫袍。」
这个格局,另有异说,即化禄守于夫妻宫,命宫躔禄存或有禄来合。这种格局结构,主娶妻兼得妻财,前文和卷二《骨髓赋》已有述及。
古人论命,以禄为主。所以又称为「禄命」。禄其实并不等于财帛,例如「官禄」之禄、「爵禄」之禄,即与人的身分地位有关,有地位的人不必做官,所以宁可以将禄视为财帛。
「禄合鸳鸯」许人「堆金积玉」、「爵位高迁」,即是富贵双全。在古代社会,这种断法很对,但在现代商业社会,正如前述,富人的社会地位亦高,所以这个格局可以直定为富命。
反而做官的人,能贵而不能富,若富甲一方多属墨吏,因此必不合此格。
用斗数论命,常常需根据社会背景来推断,不能泥于古说,本格即属于此类。这首古歌应加修正。
「双禄朝垣」为富局
「双禄朝垣格」——本格与「禄合鸳鸯」不同的地方。在于「禄合鸳鸯」是禄星守命,另一类禄星来合,「双禄朝垣」即是命宫无禄星守垣,但禄存与化禄则分居命宫的三方(见图74),如命宫在午,禄存在寅,化禄居戌,寅午戌三宫相合。或禄星在对宫亦可合格。
古歌云:「财官二处与迁移,双禄逢之最有宜,德合乾坤人敬重,滔滔富贵世稀奇。」
这个格局,若双禄同守于一宫垣则不合格。必需一守则帛宫,一守官禄宫;或一守财帛宫,一守迁移宫;又或一守官禄宫,一守迁移宫。然后才是美格。
若行忌星冲破命宫或三方,却亦不能称为合格。
「双禄朝垣」的好处是易发财,尤其是双禄分布于三合方,每十二年一个循环,至少有三次流年的命宫得到双禄会合,隔几年即有一次财源顺遂,其人一生的财运气势因之也便容易连贯。
但这个格局仍有高低的分别。若守命宫的星曜吉利而且强有力,则格局高,若守命宫的星曜浮动,如天机、巨门之类,则格局低。又需看四煞的分布,命宫会煞多,其人或多财而多祸。
「三合火贪」得意外财
「三合火贪格」——贪狼守命宫,有火星同垣,再不见其余煞曜,亦不见化忌空劫,是为「火贪格」的上格。若贪狼守命宫,火星仅在三方相会,不见煞,亦合格,但格局稍次(见图75)。但若有其它的煞星与火星同宫,例如擎羊火星同度,陀罗火星同度,均不合格。
古歌云:「贪狼遇火必英雄,指日边庭立大功,更得福元临庙旺,帐呼千万虎贲门。」这首古歌,今日应加以彻底的修正。
在古代,文人由科甲功名发达,被视为正途出身,但若由军功起家,却被视为异赂功名。所以「火贪格」的涵义,是指其人的禄命,富贵不出正途。倘若了解到这个涵义,则因为今日的商业社会没有可能由军功起家的事,所以「火贪格」便主其人得意外之财。但得财是否顺遂,却仍需看命宫的三方组合而定。若会合的星曜不吉,便可能要经斗争与惊险,这是
「火贪格」特殊的性质。
「日月会明」亦属凑合
「日月会明格」——安命丑宫,得太阴在巳宫及太阳在右宫相会;或安命未宫,得太阳在卯宫及太阴在亥宫相会(见图76)。古歌云:「二曜常明气象新,少年学问扬声名,几番升转功名盛,定作朝中燮理人。」
这亦是一个望文生义的无理格局。
至今还有人抄古书,认是富贵之局。殆过分泥古,不深思之故耳。
不妨将格局分析一下,当安命丑宫时,命无主曜,借对宫的天同巨门,结构并不见得好。事业宫太阴为财星,可是落陷;财帛宫为太阳天梁,亦并不主旺财,顶多只能说他清贵,却是易招怨。王亭之不明白这格局有何好处?
再看未垣守命的情形,财帛宫太阳天粱入庙。好一点,但大阳并不主富,事业宫太阴入庙,但亦仅主「为财赋之官」。加上命宫对垣的天同巨门失地,王亭之觉得此尚不失为税吏的格局。至于有人在此格局中加上「昌曲夹垣」、「昌曲同宫」的条件,那就是文昌文曲的力量,而不是太阴太阳的力量了。以本宫星系的组合来说。不足认为少年得誉,升转高官也。
「日月并明」过分牵强
「日月并明格」——即安命于丑宫或未宫,太阳与太阴同守命垣(见图77)。古歌云:「命宫日月喜相逢,更遇科权在化中,此命武官须建节,文官定主位三公。」
明清两代的人论命,喜欢望文生义,而且喜欢从表面来确认本质,所以便以为太阴太阳的命格很好。大概后来据此推命不验,所以便又加「更遇科权在化中」(即命宫到化科及化权)的条件。
实际上太阴太阳同宫的情形,只有在丑未两宫出现。在丑宫时叶,太阴入庙而太阳失地,总有一颗星曜欠缺明朗,根本谈不上「日月并明」。
况且,凡太阴太阳同宫的情形,三方四正不一定有两个宫位没有正曜,事业宫则为天梁落陷守垣,财帛宫则只能借用对宫的天机巨门,星曜的性质末见得好,是则焉能许为高恪耶?
如果要说化科化权会合成守垣,却只有丁年或戊年生人合格,而且还只有戊年生人,太阴化权、太阳化科,再会巳宫的禄存为全美之局,十个天干过份倾向于一个天干,这样的格局未免过分偏袒。
王亭之并不推荐这种勉强的凑合。
「丹墀桂墀」利求名
「丹墀桂墀格」——太阳居辰,太阴居戌,在辰或戍宫立命垣。太阳居巳,太阴居酉。在巳或酉宫立命垣(见图78)。古歌云:「二曜常明正得中,才华声势定英雄,少年际得风云会,一跃天池便化龙。」
太阳守命而入庙,古人谓之「丹墀」;太阴守命而入庙,古人谓之「桂墀」。古代重科名而不重商贾之富,因此认为「丹墀」、「桂墀」大利求名。所以古诀便有「太阳守卯,富贵荣华」,「太阳守命于卯辰巳午,见诸吉大贵」;「太阴居子,是水澄桂萼,得清要之职,忠谏之才」,「月朗天门于亥地,进爵封侯」的说法,都是因太阴太阳居于庙旺而来。
但后人却偏要找出「二曜常明」的格局,企图增加一点格局的光彩,因此于凑出「日月并明」及「日月会明」的格局之外,便极力找出日月居于庙旺宫位而互相会照的星系出来,成为一个格局。而且还沿用「丹墀」「桂墀」之名。
这个格局,有很大的局限性。第一必须见禄;第二必须见昌曲、左右等吉曜;第三必须少见火铃羊陀争煞。但若符合这样的条件(见图79),根本又不必泥于格局矣。
「日照雷门」有限制
「日照雷门格」——命宫在卯垣,太阳坐守(见图80)。古诀云:「太阳卯位贵堪夸,必主平生富家,纯粹少年登甲第,战征声势动夷华。」这个格局来源很古,在影元钞本斗数书刊中即有列出,盖以卯宫为太阳初升之地,旭日东升,是故富贵。
但对于这个格局,应该还有一些补充的条件,而且还有一点争论。
太阳在卯,并非烛守,必同时有天粱同宫,所以不能因为太阳为旭日处升,便忽略了与天粱同宫的特性。
天粱不喜见禄,但古人却认为壬干天粱化禄为美格,这一点王亭之算过一个命,叫其人小心冤枉被革职,结果战战兢兢亦依然避不了,事前且无辜地被老板骂了一番,并无过错。由此可见天梁最嫌见禄,再加会四煞。则绝非美格。
这个格局,最喜会太阴化禄,再见文昌同度,是为「阳粱昌禄」的美格。大利考试及学术研究,然而夫妻宫却欠佳,可见一利必有一弊。反不如太阳在巳宫得禄,见文昌,会丑宫天梁之美,此格兄弟少,子女少,在古代不佳,却很合现代人的社会习惯(见图81)。
「月朗天门」有破格
「月朗天门格」——太阴在女宫守命(见图82)。古歌云:「正遇风云际会期,海门高处一龙飞,文章间出英雄汉,万里功名得古稀。」
凡太阳天粱同守卯宫,太阴亦必同时在亥垣,所以「日照雷门」与「月朗天门」一定同时出现,若太阳天梁守命则以太阴为财帛宫之守星,太阴守命则以太阳天梁为事业宫的守星。四
两个格局比较,以「月朗天门」的格局最佳。
因为太阴为财星。守命而且入庙主富,事业宫太阳天梁主贵,因此很容易成为富贵双全的格局。
太阴利夜生人,若生于亥时,文昌在亥守命,文曲在卯会照,主为人聪明而且学业有成,所以堪称为美格。即使见禄亦不影响格局,所以比「日照雷门」为佳。
但这个格局亦有一个毛病。如果是大运顺行的话。若见煞忌照卯宫,其人少年易患心脏病,至三十左右即可能不寿,所谓天妒英才,即是此类。
凡「日照雷门」与「月朗天门」的格局,最怕火铃、羊陀、化忌、空劫等煞忌星曜在三方汇集,见之遂为破格——格无全美。推断时非小心不可。
「甲第登庸」不合时
「甲第登庸格」——化科守命垣,化权在三方相会(见图83)。古歌云:「禹门一曜便腾空,头角峥嵘大浪中,三汲飞翻台变化,风云平地起蛟龙。」
古人以化科为文墨之星,若正曜化科守命,虽会恶煞亦不失为「文章秀士,群英师范」所以一旦与化权相会,便认为可因考试得科名而晋身廊庙。
然而在今日的社会,这个格局未必有同等的意义。香港人虽然重视考试,但读书人却不一定要靠考试做官为出身「正途」,所以「甲第登庸」的意义便小了许多。化科化权相会,还要看是那一颗正曜得化,例如紫微化科,为化科中力量最大的星曜,但同时必天粱化权,亦主增加贵显权抦,可是二曜却永无相会的机会。 也就是说,化曜相会,永不会让两颗有力的正曜会合,格无全美,斗数的安排真的有点合乎天道。化科最慊见「空曜」。所谓空曜,仅指地空地劫。若旬空、截空及天空皆不论,现在很多斗数书刊弄错。故「甲第登庸格」固不全合今日社会,亦不可忽视其破格。
「科名会禄」宜改格
「科名会禄」——化科守命垣,三方得禄存或化禄相会(见图84)。古歌有云:「科名在命数中强,卓越才华远近传,一跃连登三级浪,衣冠济楚侍经廷。」
这个格局,亦以化科为重点,所以必须化科守命垣方为合格。在古人的观念,先论科名,然后论禄,是故才有这样的构想。
在现代社会,王亭之认为必须将格局改订。不如改为禄存或化禄守命垣,见化科为合格,所以格局的名称亦应改为「禄会科名格」。因为现代社会以禄为重,有财者再得名誉,将为上格也。
但亦要看是甚么正曜化禄,倘如是浮动的星曜,如天机、巨门之类。或者是不宜化禄的星曜,如天梁,则格局应该可以算是有缺点。
至于化科的星曜。若武曲、太阴及天府化科,则主在财经界有声誉;若文昌文曲化科则主学业有成,为人儒雅;若紫微化科,则其人无论于何行业均能出人头地,卓著声名,若天机化科,则其人宜于理工界发展,亦宜商界。
王亭之不是喜欢改古人的格局,只是为适合现代社会的背景,所以不宜对此拘泥。至于「科名会禄」本格,不过公教人员而已。
「权禄巡逢」有缺点
「权禄巡逢格」——即化禄或禄存与化权同守命宫(见图85)。古歌云:「命逢权禄实堪夸,千载功名富贵家,单见也应身富厚,平生稳步好生涯。」
这个格局亦属于「三化星」的命局,与前所介绍的「甲第登庸格」、「科名会禄格」同一类型。
这类格局的缺点,在于完全忽视了守宫的正曜性质,只重视化禄、化权和化科三曜,所以未免过分武断。
而且,三个格局之中,缺点最多的反而是「权禄巡逢格」。
因为两颗好的化星聚于一宫,其余的宫位便未免失色,因而全局容易失去平衡,故不能视为太好的格局。
古人虽有「权禄巡逢,财官双美」的说法,但却并非指化禄化权聚于一宫而言,而是指三方四正见禄权会合。
这个格局亦有一个条件,即是权禄同守命宫时,应以不见煞曜为贵。
若见火铃羊陀等煞,古人认为仅主「虚誉之隆」,亦即有名无实,更难谈得上「千载功名富贵家」矣。
照王亭之的经验,禄权守命的人,倒适合做会计工作,尤以天机化禄、武曲化权者为然。
「极向离明」得禄为贵
「极向离明格」——即紫微在午宫守命。不见四煞刑忌同宫(见图86)。古歌云:「乘骢司谏肃风,气象堂堂立殿中,几转王庭分内事,终身富贵位王公。」
在斗数中,有几颗星曜都最喜居午宫,它们是紫微、太阳、天粱。
其中又以紫微居午时缺点较小,太阳居午弊在锋芒太露,天梁居午弊在察察为明,而且紫微为帝星,所以占人推命便重视紫微坐午。
凡紫微在午,天府必在戌宫,天相必在寅宫,寅午戌三方吉利,而且是「府相朝垣」的格局,因此在结构上占了便宜。所以古人说:「紫微居子午,科权禄照最为奇。」;「紫徽居午,无羊陀,甲丁己生人位至公卿。」
所谓甲丁己生人,其实是紫微会禄之意,因为甲年廉贞在戌宫化禄,禄存又在寅宫,丁年及己年则午宫有禄存,与紫微同居。
所以对于「极向离明格」,我们不妨加一点补充,即以紫微在三方四正见禄为贵,不单只不见煞忌同宫一个条件。
紫微居午,若完全不见吕曲、辅弼、魁钺,又不见禄,则仅为在野孤君,又未见其贵气矣。
「天府朝垣」利守成
「天府朝垣格」——天府在戌官守命,无煞忌同宫(见图87)。古歌云:「干为君象府为臣,得地来朝福自新,辆弼忠臣身报国,腰金衣紫拜重瞳。」
这个格局,其实是「极向离明格」的发展,因为当紫微在午宫时,廉贞天府必在戌宫。订定这个格局的人,其构想是以紫微为帝垣,在戌宫的天府则有如一位大臣,朝拱于帝座。
所以歌里才会有「干为君象府为臣」、「辅弼忠臣身报国」的说法。
这个格局,其实也可以说是「紫相朝垣」,因为命宫在戌,紫微在午,天相在寅,寅午两宫朝向戌垣。故古人认为「天府临戌有星拱,腰金衣紫」。
从订定格局的立意来看,显然「天府朝垣」只能成为「辅弼」,所谓「腰金衣紫」,无非只是属于大臣的荣誉,究竟不是领袖人才。
根据现代社会结构,廉贞天府在戌宫同守的人,只是一位很好的理财人才,若甲年生人,廉贞化禄,禄存又居于寅宫相会,则其人亦能创业致富,但却缺少开创力,只能在守成中发展,不擅长开创。若天马在寅宫,则其人利于外埠经商。
「文梁振纪」不合潮流
「文梁振纪格」——即文曲遇天梁,旺地守命(见图88)。古歌云:「文曲耿直遇天梁,位列黄门乌府行,纲纪朝中功业见,逼人清气满乾坤。」
天粱在子午、辰戌、寅卯六宫入庙,在丑未二宫乘旺;文曲于巳酉丑三宫入庙,寅卯未三宫乘旺,所以两星都属庙旺的宫位,便只有丑、卯、未三宫。
天梁在丑未为独坐,对宫为天机。天梁在卯宫,则必与太阳同度。两个结构比较,以太阳天梁同度者为优。当天梁与天机相对照时,天梁的性格便嫌略带孤克。
古诀云:「文曲天粱同宫,位至台纲。」这即是「文梁振纪格」的根据。但明人注云:「二星同在午宫安命上格,寅宫次之」,非是,因为文曲于午宫落陷,在寅宫仅属闲宫,虽然天梁人庙,亦无法因文曲同宫而增彩。
天梁在古代为监察御史(台纲),加遇文曲,不但增加文采,而且加强其奏事弹劾之力,所以本格乃称为「文梁振纪」。「振纪」者,振起纲纪之谓。
古人重贵不重富,故此格可以成立。若于今日,这格局守命的人,容易开罪人,未必可成美格。
「辅拱文星」有才华
「辅拱文星格」——文昌守命,左辅拱照(见图89)。如文昌在申,左辅在子之类。古歌云:「辅星拱命最堪言,敏捷才华众莫先,轻则帅臣兼五马,重须入相振威权。」
成立这个格局的根据,是古诀「文昌左辅,位至三台」,此诀见于影元钞本。王亭之在借阅影元钞本时,拿着明刻本去对照,发觉影元钞本上有一行细注:「必府相为正曜,不逢煞忌,始的。」
明刊本刊漏了这句,却只多了上文一首歌。
也就是说,元代人厘订这个格局,不单以左辅文昌两颗辅佐之曜为根据,同时注意列守命垣的正曜。照原来的格局,天府或天相守命,一为财,一为印,加上文昌同宫,合合左辅,格局堂堂正正,当然可以出将入相。
不过在现代社会中,功名富贵不靠军功,亦不靠典试,所以成为美格的意义大减。若天府守垣,其人当有相当的领导能力,可望成为大企业的主管,若天相守命,则无非是僚幕人才而已。
然而「辅拱文星」,其人究竟有点书卷气,当不失为中等格局也。若言出将入相,未免言之过甚。
「机梁加会」高艺随身
「机梁加会格」——即天机天梁同守命宫(见图90)。古歌云:「机梁入庙最堪言,得地教君福寿全,妙算神谋应盖世,威风凛凛掌兵权。」
天机天梁同宫,只有两个机会,一是在辰宫,此时天机乘利,天梁入庙;一是在戌宫,也是天机乘利,天粱入庙,但是戌不如辰,因为辰宫会合子宫的太阴天同为庙旺,戌宫会合午宫的太阴天同则为失陷。
所以照王亭之的理解,本格系专指天机天梁坐辰宫而言,不专指「机粱入庙」。
古人对于「机梁」这星系,口诀甚多,如「机梁左右昌曲会,文为贵显武忠良」;「天机天梁同宫辰戌,必有高艺随身」;「机粱会合善谈兵」;「机梁同在辰戍守命,加吉曜,富贵慈祥,若遇羊陀空曜,偏宜僧道。」
其实天机天梁的组合。只主其人好奇,好口辩,好表现。而且多不附和别人的意见。在古代。可以作为争辩炫耀的素材不少,最常见的是文人谈论兵法。所以才有「机梁会合善谈兵」的说法。
王亭之比较重视「必有高艺随身」的说法,所谓「高艺」是指专门技能而言。于现代,这种里系组合的人最宜学计算机或会计师。
「权煞化禄」先苦后甜
「权煞化禄格」——即擎羊或陀罗与火星坐命入庙旺。其中又以擎羊火星入命。比较陀罗火星入命为佳(见图91)。古歌云:「三煞加临庙旺宫,性情刚猛震英雄,几番险地都经过,凛凛威权众罕同。」
歌中「三煞加临」的说法有点模糊,因为擎羊跟陀罗永远相隔一宫,根本没有加临的可能。古人不过笼统而言,迁就歌诀的体裁。
擎羊与陀罗皆在辰戌丑未四宫入庙,这四个宫泣,火星仅于辰宫落陷,因此于戌丑未三宫见火星,皆为合格。
成格的原因,是擎羊陀罗皆属金,仅一阳一阴的分别,于庙旺宫位见火星,火炼金精,反成格局,亦即火星刚好抵消了羊陀的刑忌之力,而羊陀亦抵消了火星的刚烈横暴之格。可是,羊陀见火星虽然成格,却仍然免不了人生的劳苦,火炼金精,亦必然经一番锻炼,因此主人先劳后成。
这个格局,不宜混以贪狼。因为贪狼火星自成「火贪格」,若再见羊陀,则未免格局相混,反而两个格局一齐失色。格局以火为煞,火克金为财为禄,故称「权煞化禄」。
「巨日同宫」利口才
「巨日同宫格」——即巨门与太阳在寅宫守命(见图92)。古歌云:「巨日拱照对三合,值此应为盖世才。若是凶星无战克,紫袍恒着日边来。」
太阳与巨门同度的情形,只能在寅宫或申宫出现。申宫的太阳有日落西山之象,所以只有寅宫的太阳合格。
太阳与巨门同度,因为太阳可以解巨门之暗,并因而发挥巨门的权威,所以巨日同宫便成为相当美好的格局。
不过「巨日同宫」这格局的名字却稍嫌狭隘,不如歌诀中所说,「巨日拱照对三合」范围之阔。
所谓「拱照对三合」。应该包括太阳在午,巨门在戍;太阳在巳,巨门在亥两种结构在内。前者为:「三合」,后者为「拱照」。这两种星系结构,亦同样可以由太阳的光与热,改善了巨门的性质。
然而巨门无论是得太阳同度、拱照或三合,亦需要后天人事的补救。倘如听其自然发展,巨门依然可以为人带来是非口舌,必须加以后天修养,是非口舌然后才可以发展为才能。
尤其是正今日社会,「巨日同宫」已不限于从政「脱青换紫」矣,做个律师,一样可以。卯
「寿星入庙」是孤高
「寿星入庙格」——这个格局只有一种结构,即天梁坐午宫守命,与子宫的太阳相对(见图93)。古歌云:「命遇离明拱寿星,一生荣达沐恩深,飞腾鸿鹄青霄近,气象堂堂侍帝廷。」
在前人的口诀中,有所谓「梁居午位,官资清显」的说法,这是由于前人根据古论「佐帝座权威」、「职位临于风」之类的说法而引申。
据「中州派」所传。虽然有三颗正曜都喜居午垣,即紫微、太阳、天梁三曜,但都有他们的共同缺点,那就是略嫌偏于过分高傲,所以名声愈大,困扰亦随之而来。
天梁坐午宫的人,倘如会合吉曜,社会地位可以相当高,可是其高傲之性亦可能因之发挥无余,甚至流为挑剔,所以一生亦必多精神困扰。更由于天梁的特性是喜欢神秘事物,或流为宗教信仰,因此这类命局结构的人,于事业竞争处于失败之时,便容易愤世忌俗。有许多所谓「遁世而无闷,不见是而无闷」的人,即可能是受到天梁一曜的影响。所以「寿星入庙格」不一定「一生荣达」,主要还得视其所会合的其它星曜而决定。最喜昌曲,忌羊陀,则是此格的特性。
「英星入庙」宜乱不宜治
「英星入庙格」——即破军在子或午宫守命(见图94)。古歌云:「北斗英荚星最有权。坎离之上福绵绵,黄金建节超庙旺。统帅英雄镇四边。」
破军称为「英星」。是由于见吉则主权威的缘故。可是破军却另有一个特性,即是凶则主破耗。其实无论吉凶,都带有破坏力。只是凶则纯属破耗,吉则破坏后有建设。
由于破军带有权威的性质,所以古人认为最宜于武将。尤其是当破军于子午二宫入庙时,有廉贞天相两星拱照,廉贞带有感情,天相则主正直。此两曜影响到破军,因此其破坏力便亦有良好的倾向。
古人认为那些镇守边疆为国效忠的名将,即具有这种命局。
所以破军宜乱不宜治,于动乱时,破军反而可以发挥才智,经历重重险阻而立业。若于太平盛世,则破军那种破坏的性格将不容于众,可能困此郁郁以终。「英星入庙」的格局,亦受到这种限制。
不过所谓治与乱,不一定指社会,倘如有一间公司,业务一帆风顺,则「英星入庙」的人亦无所施其技,但假如发生事故,或遇到突如其来的竞争,那么,此时的局面便极需「英星入庙」的人来应付。
「巨机同临」有缺点
「巨机同临格」——即巨门与天机同守于卯垣命宫(见图95)。古歌云:「巨门庙旺遇天机,高节清风世罕稀,学就一朝腾达去,巍巍德业震华夷。」
天机巨门同宫的情形有两种,一为在卯宫,一为在酉宫。古人对此的评价是:「天机与巨门同居卯酉,必退租而自兴」;「机巨酉上化吉者,纵遇财官也不荣」。换而言之,即是卯优于酉。原因在于天机属木,于酉宫受金所制,不如在卯宫得木之旺气。
由此可见「巨机同临格」中,天机一星实为格局的关键。主要在于天机主机变、灵动,如果天机受制,则巨门的「暗」便不能得到调和。
然而「巨机同临」却亦多缺点,它比较上容易流为浮滑,而且有「多学无成」之弊。古歌中所谓「学就一朝腾达去」的「学就」,指「学业成就」而言,恐怕已加上后天补救的成份在内。
「巨门交人,始善终恶」,是「机巨同临格」的另一个缺点,不过如果能将这缺点加以匡正,成为近君子、远小人,则自然表现成为「高风亮节」了。
「雄宿朝垣」主锻炼
「雄宿朝垣格」——即廉贞在未、申二宫守命(见图96)。古歌云:「申未廉贞得地方,纵加七杀不为凶,声名显达风云远,二限优游富贵中。」
廉贞称为「雄宿」,是由于它具有威武的性质,而却又不同于破军的带有破坏力。所以旺军的「英星」,杀气大于廉贞的「雄宿」性质。反映在人生的际遇上,廉贞守命的人便亦比较平和。一生的波折较小。
廉贞宫见七杀,因为廉贞的阴火恰能锻炼七杀的阴金,使金能成器,当廉贞与七杀同居于未垣时,固然有锻炼的能力,若廉贞居于申垣。七杀居于午垣,亦有冶炼陶熔的能力。所以古人便认为属美格矣。
所以丑宫虽然廉贞与七杀同垣,亦不称为美格者,是由于未为木墓,木能生火,有利于廉贞,而丑为金墓。对廉贞不利。
于寅宫见廉贞时,七杀在子,亦不为美格,是由于申为金宫利廉贞之锻炼的意义。
古人论斗数,有时非常之重视五行生克,本格即是一例。然本格生人,必经艰险而后有成,此乃其基本的特点。
「化星还贵」主变泰
「化星还贵格」——即丁年生人,天同在戌宫守命;辛年生人,巨门在辰宫守命(见图97)。古歌云:「三星变化最无穷,同戌相逢巨遇龙,生值丁辛须富贵,青年公正庙堂中。」婚金地
丁年生人,天同化权于戌宫,与辰宫的巨门相对,而巨门化为忌星。辛年生人,巨门化禄于辰宫,与戌宫的天同相对。巨门最不宜居于辰宫,所谓「辰戊戌应嫌陷巨门」是也。可是「化星还贵格」中,巨门却不嫌陷于辰宫。原因即在于辛年巨门化禄,此即所谓「化星还贵」。
天同于戌宫,于丁年虽化为权,可是却与巨门化为忌星相对。但由于二曜彼此有性质上的制化,因此转为美格,是亦为「化星还贵」。
古人有云:「巨门辰戌不得地。辛人命遇反为奇」,即是喜欢巨门于失陷时化禄。因为陷地虽多暗,可是化禄却能解暗。又云:「天同戌宫为反背,丁人化吉主大贵。」即亦以天同的化权,化解天同落天罗地网时的不祥。
这两个格局,都因「化星」的力量而旋转乾坤,「化星还贵」的力量即在于此,然而皆主辛劳中发迹变泰。
「石中隐玉」结构复杂
「石中隐玉格」——即丁午或癸年生人,巨门在子宫或午宫守命。古歌云:「巨门子午喜相逢,更值生人丁癸中,甲岁定为攀桂客,老来滋润富家翁。」
对于这个格局,古人甚乡隐瞒。以致一般人只能将「丁癸生人,巨门子午」作为公式水记忆。
其实这个格局,在于巨门见化禄、化权及化科三曜或其中二曜。
所以如果更详细一点来说,构成「石中隐玉」的结构应有下述几种——
第一,辛年生人,巨门化禄会太阳化权;更得文曲化科会照者尤为上格;
第二,癸年生人,巨门化权,得对宫禄存拱照,亦为上格。
第三,丁年生人,巨门与禄存同度,对宫天机化科拱照,再借会天同化权,为中格;
第四,己年生人,仅得巨门与禄存同度及借会天粱化科,为中格;
第五,丙年生人,擎羊与巨门同度借会天同化禄,为下格;
第六,戊年生人,不但擎羊与巨门同躔,且对宫天机化忌亦拱照,虽会太阳化科,是为破格也。(见图98例一至例六)
「石中隐玉」的格局结构看似复杂,但一言以蔽之,喜见禄权科,最怕见刑忌,能对此有所理解,即不必硬记各种规条也。
「紫府朝垣」名字好听
「紫府朝垣格」|即紫微天府于三方合照命垣(见图99)。如命宫在申,廉贞守命,紫微天相在辰宫合照,天府武曲在子宫合照。古歌云:「二斗尊星命内临,清高祸患永无侵。更加古曜重相会,食禄皇朝冠古今。」
这个格局的订立,有点过于忽视命宫的正曜,但以合照的星曜取贵,所以属于牵强附会,不足为信。
一般斗数书籍,皆推崇北斗主星紫微及南斗主星天府,认为能得了「二斗尊星」加临或会照的宫垣一定吉利,这是由于偏重古籍中对紫微、天府的评价。
如紫微为「万物之灵」,「乃有用之源流」,「掌握机造化」,「诸宫降福,能消百恶」,以及天府「乃南斗解厄延寿之星」等等言论。
殊不知这两颗主星,虽然具优点,但却仍有很多缺点,两星会合,最明显的缺点即是进退失据、好大喜功,加上命宫正曜廉贞的影响或者会有「不在乎」的性格,或者可以流为邪恶,这种性质便不是紫微天府两星会合所能改善者矣。
故推断斗数,仍以根据命宫正曜为是,不可过份重视「紫府朝垣」的名字好听。
「将星得地」不合时宜
「将星得地格」——即武曲临庙旺宫位守命(见图100)。古歌云:「将星入庙实为祥,位正官高到处强,掠地攻城多妙策,成风凛凛镇边疆。」
这个格局,又是属于望文生义之类。因为古代有武曲为将星的说法,所以就认为是「掠地攻城」、「成风凛凛」的命造,由此可见明代江湖术士的简陋。清代禄命之学大行,文人学士却只研究「子平」,无一人对「斗数」感到兴趣,即是由于对明代的斗数书刊不满之故。因为明末斗数家创《甲子数》、《太极数》等以欺世,至清代遂发展为《铁板神数》,即由于斗数没落之故。
武曲在辰、戌、丑、未四宫入庙,在子午二宫乘旺,依照格局,十二个宫位的武曲,竟有六个合局,然而凡武曲坐命的人,岂不是很尽占便宜耶?这是当日订立这格局的人,未加深思熟虑之处。而且,武曲于辰戌二宫之时,为入「天罗地网」,虽然入庙,但却并不出色,不知竟亦何以认为是「将星得地」也。凡武曲守命的人,多少带一点孤克的性质。古代从军者多不是少年温饱的人,或衣食无靠,或六亲不全,然后才肯离乡别井。
「四正同临」不合理
「四正同临格」——即紫微、天府;太阳、太阴四曜,有一曜或二曜守命(见图101)古歌云:「四正来临居旺地,一生爵禄定非常,文为辅弼依龙凤,武掌兵权佐帝王。」
这个格局,犯了「一概而论」的弊病。紫微、天府、七杀、太阴在「紫微斗数」中,若临庙旺的宫位,一般性质良好,是故称之为「四正」(不同「三方四正」的「四正」之义)。其实是由紫微为北斗星系主星;天府为南斗星系主星;太阳太阴为中天星系主星(太阳主昼,太阴主夜),这种「主尊」的性质推衍而来。但主星入庙,一般仅主其为人光明正大,并不代表其人可以「文为辅弼」、「武掌兵权」。所以要推断命局,仍应按每星所居的宫位意义而定,不能仅据明末术士订定的格局也。
王亭之将这些格局加以重新评定,主要目的是为了提醒读者,研习斗数必须注意「星系」的整体性,切不可支离破碎,将星曜逐粒逐粒来研究。而这个「四正同临格」,却恰犯了逐粒星来研究的毛病。更不如「巨日同宫」、「毁巨同临」、「石中隐玉」、「三合火贪」等格局之纯而正矣。
「命无正曜」仅合古人
「命无正曜格」——即命宫无正曜坐守(见图102)。
古歌云:「命宫星曜值空亡」,幼岁重重有祸殃,不是过房须寄养,他乡好去作东床。」
关于这个格局,明福建刻本曰:「即命宫无正星浮星纵星是也。」可是却有一条影元钞本的眉批:「无南北二斗正星也」,通条眉批,未见提到「浮星」及「纵星」。
所谓「浮星」,是指火星铃里等,至于甚么叫做「纵星」,则王亭之不知,怀疑可能是「从星」的误刊。
古人论命,有「命无正曜,二姓延生」的说法。但这说法有很大的局限。因为凡命宫无正曜的时候,例应借用对宫的星曜来推断,命宫的对宫即迁移宫,所以便亦以为这种命局利于「迁移」。亦即远往他乡。
古代的人,但求在家乡能够安身立命,决不轻易言离,所以凡是背井离乡的人,多数是双亲弃世,在家乡无以为活,因而「命无正曜」也就被古人看成是幼年不幸,以致过房寄养,或者飘流到他乡入赘的命。尤其是古代农业社会,有招赘来做佃工的习俗,古人更以为然。
今日推断斗数,仍应据所借用迁移宫的星为推断根据。
「极居卯位」亦尊荣
「极居卯位」——即紫微居卯酉位遇煞(见图103)。古歌云:「紫微卯酉忌相逢,文曲蹉跎岂有成,借问此身何处去。缁友削发立空门。」
紫微在十二宫中无陷位,仅卯酉为失地。凡紫微居卯酉,必与贪狼同居,古人称此格局为「桃花犯主」,视为男女皆主淫乱。
然则如何「桃花犯主」的格局,竟又被视为若遇煞则为僧人耶?原来其根据是古代的口诀:「紫居卯酉,遇劫空四煞,多为脱俗僧家」之说。
关于这点。相信古人一定有过一番统计,然后才敢将作为帝星的紫微,视为出家的命造。而且有一点可以注意,即古人认为,紫微坐命的人即使出家,亦受帝王制诰之封,成为「国师」。这种观点,恐怕又兴元代崇尚僧道的风俗有关。
「中州派」亦有相传,紫微遇空曜,必作谈禅之客,不肯定其人出家,但性质则相同。照王亭之的意见,恐怕仍是受到古代文化背景影响的说法。若现在,可以扩大为哲理的研究。不一定出家做和尚也。
但紫微坐命的人,确有其尊贵不同流俗之处,出家于古代视为大丈夫事,亦有其理。
「机月同梁」作吏人
「机月同梁」——即天机、太阴、天同、天梁四星,分居寅申两宫守命(见图104)。古歌云:「寅申四曜命加临,宗祖根源定有成,刀笔之中宜卓立,荣华发旺在公门。」
这首古歌,即是「机月同梁」作吏人的引申。而「机月同梁」则是一个很著名的格局。详宫位结构而论,天同天梁在寅,即太阴在戌、天机在午合照;天同天梁在申,则太阴在辰、天机在子合照;天机太阴在寅,则天粱在午、天同在戌合照;天机太阴在申,则天梁在子、天同在辰合照。一共有四种结构。
这四种结构,没法子令四星皆入庙旺,其中必有一二星曜落陷,或者有三曜居于平常的宫限,所以就容易暴露出星曜的缺点,以致影响整个星系的性质。
大致上来说,「机月同梁」的结构,主其人有机心,又贪财;好挑剔,又讨厌踏实工作,因此就甚为与「吏人」的性格相似。现在于大机构任职的人,若安于职位,过着文牍生涯,在职权范围内弄弄权,挑剔一下别人的错处,却懒于承担责任。与这个格局便很吻合矣。唯「机月同梁」遇吉。亦可有作为,是「吏人」亦未必皆庸碌者也。
「杀拱廉贞」多变化
「杀拱廉贞」——即廉贞守命,七杀合照(见图105)。古歌云:「贞逢七杀寅堪伤,十载淹留何祸殃,运至经求多不遂,钱财胜似雪浇汤。」
这个格局非常之有名。但照王亭之所知,其格局结构仅有两种,即廉贞贪狼于巳宫守命,武曲七杀于酉宫来会;或廉贞贪狼于亥宫守命。武曲七杀于卯宫来会。亦即是廉贞、贪痕、武曲、七杀四颗星曜的星系组合。
古人认为廉贞贪狼为桃花,武曲七杀为刑伤。所以四颗星曜配合起来,便是破尽祖业,流离浪荡之人。即大限逢之,虽不主其人的性格浮荡,亦主十年破败。
但王亭之却认为这个格局于现代社会,可以另有解释。
王亭之为一位财经界人士推算过,即是
本文链接:
  • 重新诠释古人格局

  • 雪天紫微风水

    上一篇:三十九个紫微斗数格局讲解

    • 宁雪天
    • 命理咨询
    • 风水咨询
    • 观星殿

    联系方法

    紫微斗数命理咨询、阳宅风水调运
    咨询预约请联系雪天的助手
    手机&微信:13761730777
    QQ: 100840268

    十八紫微网 © 2003-2014